我为什么要烧死自己?

3月份和5月份各做了一个梦,情节十分怪异,难以忘怀,记录于此,以供沉思。

梦一:

情境:身在火葬场的一间面积约10平的焚尸操作间,眼前是焚尸炉,炉膛里正燃烧着熊熊火焰,死者头骨已烧至通红,清晰可见。两名操作工人在炉外,另有5、6人是在排队等候,都是在等候焚化自己的活人,我排在第三位。


焚尸炉的炉门打开了,刚刚完成一人的焚化。钢板上是一摊骨灰,四周有空隙,工人用一根长铁钎将所有的骨灰往四周间隙中赶出去(抛弃的意思),并没有装骨灰盒。钢板上还有一些大块的骨头上还有几缕轻烟旋绕。

“下一个下一个。”一名操作工不耐烦的喊道。大约是因为今天来焚化的量有些大,需要加快速度。

一个目测5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忙从队伍中走出,然后躬身钻进炉子,进去后头朝外躺在钢板上,还自己用手帮忙把炉门带上,然后工人旋紧炉门外的锁具。

透过炉门的圆玻璃(观察窗),我看到这个男人的脸上没有恐惧和不舍。工人把炉门锁死后毫无迟疑地立即点火,瞬间炉内熊熊烈火将整个人吞噬。一个活人很快的被点燃,头骨从白烧到红,骨架在火中若隐若现……大约两三分钟不到,火灭了,操作工人拉开炉门,用长杆将钢板上的骨灰赶向两侧的空隙丢弃掉。

“下一个下一个。”工人又开始喊道。

我前方的男子小步跑向前,钻进炉膛……

梦中的认知是这些人是社会的底层,没有收入,也无亲朋可以投靠,生无可恋,所以选择在自己还能自主行动时火葬自己。

看着这个躬身正在爬进炉子的人,他卑微的体态,躺好后自己动手关门。门关上后,这一位昂着头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我们,脸上也没有恐惧和不舍。

然后我就醒了。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心跳非常快。

梦二,2016年5月5日

情境:上海,夜里9点多钟,我刚刚结束了一场会议,如释重负,马上赶往下一个地点:火葬场。(这种赶场的感觉就好像是劳累多日,终于可以休息了,那么先去洗澡堂洗个澡一样)。

场景转换,火葬场的等候大厅,不是在狭窄焚尸间了。

我依然在一个队伍中,这次的队伍很长,大概20人左右,还是等候火化自己的人群。

这次的火葬场比上一个要大,规格要上好几个档次,内空有十多米高,等候大厅有上百平米,周围是钢板搭建出来的典型工厂空间。

由于一次可以通过两人,所以队伍很快排到我了。我的心情没有害怕,是一种“快点完成,我好进行下一个项目(好像烧完后星期一可以以全新的面貌去上班),不要耽误后面人”的心态。

一个更大的空间,大概是篮球场那么大,中间有两名工作人员,站在一张约2平米大的钢板焊接成的桌子前。我和另一个人小步快走到桌前,站定。桌子上摆着一个框,里面是很多的小标签。工作人员一人拿出一个小标签,递到我手里。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小标签,像个戒指大小,标签上有编号。材质好像是石棉,大概是用来烧完后区分灰是谁的作用。

我不太清楚该戴在哪个手指,花了点时间把这个标签换不同手指头戴,一旁的工作人员开始催促我了,因为另一个人已经领好了标签头也不回的走向前面,在转角处消失了。

突然间,我的内心生出一股担忧,因为我发现我不记得我是为什么要到这里来。我找不到理由,我怯怯地问身旁的工作人员,烧自己会不会很疼?可不可以打个全麻什么的。这名工作人员嘲笑的看着我说怕什么,很快的,走过去,爬上楼梯,我们的系统设计很先进,保证你一进去就痛苦那么一瞬间就好了,快的很。

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,就拿着标签走了。我边走边想,不对呀,谁知道这工人讲的是不是真的呢?那医生打针前不也都说不痛的嘛。反正每个人来这里烧了就烧了,出啥问题根本没命去反馈呀。

一想到这里,我突然怕得不得了,不是怕死,是怕死的过程太惨烈。

于是,我想撤了。

“我能不能不烧了?”我问。

“不能。要是你们每个人都后悔,我们这不就乱套了吗!”也不知道是谁在回答我。

这时候,我发现问题严重了。来的时候,就好像是去政府大厅办事一般寻常,等流程走到这一步的时候,已不能反悔……

极大的恐惧感“Chua”地升起,然后我醒了。

醒来的我的心跳得好快,发现只是一个梦后,我长舒了一口气。

但很快地陷入沉思:我为什么要烧死自己?

mmexport1385219446628
参考图片

《我为什么要烧死自己?》有1个想法

  1. 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

    NST系统会更加完善,黑暗中一丝曙光其实在此刻萌发。

    你的眼睛注视这一切,让我不寒而栗、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